【囚徒归来】(44.5)

她宛然一笑,「考考你,为什么打*药,不能全*?」笑意里带着冷意。

    郝jiang化*珠外凸,额*的青筋bao起,脸rong因为这疼痛而扭曲变得狰狞,却偏偏喊不出来。

    上半身,没打*药,痛不*sheng,下半身,打了*药,想跑却跑不掉。

    接下来,这个疯女人会zuo什么,会不会划开他的*腹,敲碎他的肋骨,还是破开肚子,将里面的肠子扯断?

    郝jiang化无法想象,疼痛让他难以思考。

    bai颖却笑得更愉快:「郝爸爸。」

    轻喃着三个字,手中刀却狠狠割开他的皮*。

    「郝爸爸,你怎么不嚎啊,你不是很喜欢我叫这样叫你…」那是记忆里最黑暗的三天,不忍回溯的绝望。

    鲜*,染红,bai颖笑得更媚,*里已有深深的痛苦。不着急,慢慢来。

    刀,一chu,一chu,*,也一chu,一chu。一抹抹的绝望。

    据说古时管这种细致的手工活,叫zuo:*迟。

    疼痛,切肤之痛。但相比这疼痛,绝望的窒息感如海**卷而来。鼻*涌出,喉*发甜。*珠子仿佛已将爆裂。

    郝jiang化忍着疼痛,强提一口气,撑起手臂,借力一滚,朝门口滚扑。人到绝境,就会迸发出力量,尝试所能想到的一切方法。

    他不是只会玩女人,也会玩命。再这样下去,他会被这个疯女人活活整*。

    于是,郝jiang化奋力一搏,bai颖*睁睁看着他折腾,走了几步,便将他拖了回来。

    手术,有医sheng,也要有病人。倒不一定是人,也可以是畜sheng、乌*、王八dan。

    手术推进到一个小时,距离*药过去还有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但郝jiang化已经撑不住了,倒不是快*,而是他看不到希望。

    「*…我…」喉结ji出两个字,与其被慢慢折磨*,倒不如一刀*了,他不觉得这疯女人会突然改主意放自己。

    「我会的。」bai颖继续*刀,每一刀都尽量伤体表,只是看起来严重,当然,疼痛,是真的疼。

    郝jiang化明bai,她这是要慢慢玩,他越是痛苦,她越是快乐。

    「疯…子…」

    「疯子?」bai颖停下来,「反正你要*,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。」

    「从来,就没有什么第二人格!」

    「从*到尾,就只有一个bai颖。」

    郝jiang化瞪大双*,表情又恐惧又愤怒。他不相信!

    bai颖的*里有种说不出的痛苦和悔恨。她不需要再欺骗,也没有人再需要她去骗。

    所谓的第二人格,从来不是潜意识的保护机制,而是自我说服的伪装;就像十几年前zuo错事后,隐藏自己的*暗一样;在郝家的地下室,想要苟活的强烈*望,却又不能摆脱大小姐的骄傲,于是编织出来的「背锅者」——即便再**,那也是第二人格的错,不是她;*望的*暗,从来都是存在的;既然有「替罪羊」,那么当*望无法阻挡时,为什么还要反抗,也许会更被*bao对待?

    sheng活就像强*,如果你无力反抗,那就闭上*睛静静享受。于是,抗拒变得不再激烈,甚至心安理得;郝家的丑陋,也是她灵魂堕落的遮羞布,唯有*和*,在有了自欺欺人的借口后,心态的松动,态度的转变,这种过度因为第二个「她」存在,毫无负罪感;没有道德的自我约束,*看着别人的放*,然后在心里自我说服。

    宛如海滩上的狂欢party,海面下肆无忌惮,直到*shui退去,才发现谁没穿泳裤;明明是自己在自wei*欢,却可以托词是海*太大,把三角裤吹散了;到后来,这第二人格甚至不需要出现;已经不需要自我掩护,会有很多姐*甚至婆婆来bang忙遮掩。

    当丑陋藏不住,人*的劣根,她尝试各种方式在丈fu面前,悔悟,痛哭*涕,这当然是真实的,但也是另一种伪装,用部分的真实去遮掩另一部分的丑陋;左京要的是真相,而她从始至终,还是想靠着欺骗蒙混过关…

    她的后悔,是有限度的;像极大小姐的秉*,即使犯错了,道歉了,在不被接受的恼羞成怒:我都道歉了,你还要怎么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道歉,是真情实意吗?wei必虚假,但也不够真诚。

    直到接二连三的变